口袋妖怪GO引爆AR游戏 中国玩家望“地图”兴叹 (1)

《口袋妖怪GO》火了,以一种猝不及防的方式。这款游戏7月初刚刚发布,便火速登上畅销游戏榜榜首,北美地区上线仅三天游戏服务器便崩溃三次。据英国《每日邮报》7月17日报道,海外游戏圈甚至引发许多离谱事件,有人辞去工作专门玩这款游戏,而近日在纽约中央公园,为了捕获到罕见的水伊布(Vaporeon),有玩家甚至不惜在引擎发动的情况下跳车,只顾追随着混乱的“人潮”一起去抓口袋妖怪。

凭借这款现象级手游,任天堂(Nintendo)公司股价暴涨,短短几个交易日的累计涨幅竟达到惊人的75% ,市值也水涨船高增加了120亿美元(约合800亿元人民币)。对于行业和玩家来说,《口袋妖怪GO》(Pokemon Go)带来的不仅仅是AR(增强现实)游戏,还有更加令我们脑洞大开的未来。

近期,科技圈和资本圈最火的事件之一,无疑是《口袋妖怪GO》(Pokemon Go)的爆红。这款游戏凭借令玩家耳目一新的AR技术风靡全球,不过,目前中国玩家还无法体验。与此同时,这款游戏由于玩家大量地走上街头“捉妖”,也引发了许多诸如安全隐患、侵犯隐私等问题的质疑。

无论如何,这款游戏的成功为行业和玩家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从全球趋势来看,AR技术也将因此款游戏的示范效应更广泛地在游戏中得以应用。

不过,也有业者表示,“这只是AR技术的一个碎片,或者说假的AR游戏。此前市场已经出现过多种类似的AR游戏,真正火爆的原因还是沉淀了数亿粉丝的IP,我们认为AR游戏还在初级阶段,未来的AR游戏场景应该更壮观,不仅仅是这种擦边球。”摩卡游戏创始人宋啸飞对笔者表示,摩卡游戏开发的关于AR+ LBS的游戏将在8月份上市,据他判断,由于《口袋妖怪GO》基于谷歌地图开发,如果要进入中国市场,可能必须借用BAT开发的地图。

●AR+顶级IP成就爆款游戏

从游戏场景上看,《口袋妖怪GO》基于AR+LBS的技术,能让玩家在现实的场景中捕捉虚拟世界的小精灵,实现线上和线下互动的游戏。这款游戏核心玩法亮点在于,打开游戏开启谷歌地图和定位功能之后,游戏会在摄像头实时拍摄的画面中叠加皮卡丘、杰尼龟等小精灵,这些精灵可能会藏在任何角落,玩家需要拿着手机四处走动,发现它并且抓住它。

宋啸飞分析,该游戏所运用的AR技术和magic leap让篮球场变成鲸鱼出没的大海的技术相比其实是比较初级的,虚拟影像和现实的交互比较少,利用的还是手机摄像头+图像识别,这款游戏之所以能让全世界都疯狂,除了AR元素的加入外,《口袋妖怪GO》本身自带的顶级IP基因也是最为关键的原因。

Pokemon 是任天堂于1996年推出的一大爆款类Game Boy游戏,历经多个故事及地图版本的改进积累了众多重度类游戏玩家。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2月29日,《口袋妖怪》系列游戏已发售 25款游戏,内容覆盖700种精灵角色,累计销量已达2.01亿套(若纳入衍生品则为2.79套),年均创收15亿美元,足见该款游戏具备的广泛且易于变现的终端用户基础群。

目前,《口袋妖怪GO》的主要盈利方式是通过出售游戏道具,未来当游戏中的场景和现实中的地点、商品完全打通后,有潜力成为一款基于LBS的超级线下引流产品,这也是一个超级IP从游戏到衍生品的盈利链条。此外,目前已经有分析称,未来《口袋妖怪GO》还可以向线下商家收费设置游戏中的场景,这也是一种可行的盈利方式。

一方面是《口袋妖怪GO》的火爆和玩家需求的旺盛,另一方面却是国内AR游戏开发的空白,供需之间的巨大落差甚至激发了“山寨”游戏的出现。有媒体统计,在《口袋妖怪GO》火爆之后,全球范围内出现了超过20款的《口袋妖怪GO》“山寨”游戏,有“像素级”复制的国外游戏《GoCatchEmAll!- HungryMonster》,也有宣称自己早于《口袋妖怪GO》的简易玩法版《城市精灵Go》,更是有《精灵宝可梦Go》、《精灵宝可梦》、《我的创造世界2,精灵宝可梦Go》这类粗糙的、玩法完全不同、强行“借皮”的游戏。

《口袋妖怪GO》掀起了一波AR概念的热潮。但是很快有人给AR游戏泼冷水。宋啸飞对笔者分析,“我们认为AR的本质是增强现实,但是这个游戏在交互场景上,并没有通过AR技术对周围环境增强,只是在摄像头上做了3D模型,我们认为本质上不能算是真正的AR技术。这种游戏技术门槛并不高,此前也曾经出现过类似的游戏,关键是热门IP引爆了这种概念。”

部分分析师也持这种观点。华泰证券首席分析师王禹媚团队分析,《口袋妖怪GO》只是类AR而不是真AR。“之所以称其为类AR,因为虽然游戏确实实现了虚拟影像和现实环境的结合,但利用的还是手机摄像头+图像识别,这在典型的如snapchat上已经火过,真正的AR应该是能实现虚拟影像和现实的交互,这需要全新的计算力和硬件。”

●落地中国或借BAT地图

目前《口袋妖怪GO》仅在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德国以及英国等五个国家开放,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在被锁状态,但游戏的热度显然已经波及了中国,中国玩家为了玩这款游戏想出了各种办法,此前中国区一度解封的消息更是让玩家们欣喜若狂,但解封只持续了短短的两个小时,随后《口袋妖怪GO》官方在Twitter 上发文称,“中国的玩家你们好,我们已经紧急修复了一个让中国玩家可以玩到《口袋妖怪GO》的Bug,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不能玩的状态了。给大家添麻烦了很抱歉”。

这款火爆全球的游戏,能否让中国玩家也能使用呢?《口袋妖怪GO》开发商 Niantic公司CEO约翰·汉克7月1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将在全球约200个国家和地区推出《口袋妖怪GO》,公司正在致力提升服务容量,以便能推向更广大的市场。”汉克并未表示何时会在中国大陆市场推出这款游戏,但表示进军中国大陆市场前需要解决一些监管问题。

由于《口袋妖怪GO》LBS技术主要依托谷歌地图,在谷歌退出中国后,或许面临着难以落地的问题。

摩卡游戏CEO宋啸飞对笔者表示,虽然谷歌地图在国外数据丰富、更新及时,但在中国却面临困难。自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到现在已经6年了,其在中国的数据采集与信息更新已经大幅落后,这导致的影响是,《口袋妖怪Go》如果通过谷歌地图提供的基础支撑来玩的话,必定面临准确性不够、定位错误等问题,如果通过与其他地图商合作来导航定位,那么无论是地图街景技术,3D地图、照片游技术、全景地图等技术都会与谷歌有一定差距或差异性,或者说,基础支持的地图如果改变,游戏的内容与数据就要重置与新地图商匹配,这对任天堂与Nianti来说都是一大难题,这也是《口袋妖怪Go》在国内国服无期的原因之一。

乐逗游戏产品经理马小东认为,AR技术在5年前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商用了,只是市场缺乏一个爆发点,《口袋妖怪GO》的爆发必然会带热AR游戏的潮流。如果企业之间有利益诉求,《口袋妖怪GO》可以借国内地图平台进入中国市场,事实上如果没有监管限制,技术不会成为问题,因此业界猜测《口袋妖怪GO》很大概率会借用BAT的地图。

不过,或许正是因为监管问题的存在,《口袋妖怪GO》火爆全球之后,国内游戏运营商在引入《口袋妖怪GO》方面尚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神州泰岳等争投AR游戏

在《口袋妖怪GO》爆红之后,大家都看到了AR游戏的潜力,对这个新兴产业的兴趣甚至有望超过VR游戏。此前,国产AR游戏是极度“非主流”的市场,大部分情况下,游戏厂商都还把AR或者LBS作为一种辅助的玩法,或者说作为“噱头”存在。

VR 创业公司焰火工坊创始人娄池认为,《口袋妖怪GO》在技术和实现方式上门槛不高,这种技术非常初期,没有达到预期的增强现实呈现效果,基于LBS的定位并不精确,很多精灵画面中都在悬空状态。不过娄池认为,《口袋妖怪GO》有可能带动一波游戏公司开发这种基于LBS+AR概念的游戏,至于市场能不能买单,关键还是需要有核心IP。

游族网络首席运营官陈礼标透露,在国内数万家游戏企业中,目前从事AR开发的仅有200多家,占比不到1%。蓝港互动副总裁王世颖也表示,目前国内的AR游戏产品都没有取得很好的经济效益。

“现象级应用会一定程度带动AR/VR行业的发展,但是目前看来AR和VR的商用和普及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整个行业还在早期阶段。”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岳斌表示。

国内首款LBS+AR的游戏最快将在8月份面世。北京摩卡游戏公司目前正在与国内知名的LBS服务商合作开发一款AR游戏。摩卡游戏CEO宋啸飞表示,今年 8月底的China joy 会发布首款产品。在LBS游戏上线之后,会结合LBS地图的精确坐标和数据,引入O2O的商业合作。

神州泰岳也切入了这一领域。公司控股子公司泰岳梧桐进行过天使轮投资的杭州壹晨仟阳科技有限公司,主打产品Wonderland是一款基于AR技术的新概念娱乐平台,通过扫描识别现实世界中的景物获取线索和情报,并推进剧情发展。

杭州壹晨仟阳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经理韩清扬告诉记者,相比《Pokémon Go》,Wonderland可能没有那么酷炫,它是一种对现实生活剧情模式的增强版。像现在他们在首页封推的《盗墓笔记:刻骨铭心》,剧情设计就相当有趣,玩家被设定为《盗墓笔记》的主角吴邪,在西泠印社附近,围绕古人、印章、杭城潜在的龙脉、风光宜人的西湖,调查一个神秘事件。和《Pokémon Go》一样,Wonderland里的各类剧情版AR线下活动也需要玩家动起来,而且不仅动的是腿,还需要开动脑筋。

此外,今年4月神州泰岳还公告称,公司计划以投资蓝鸥科技的方式切入游戏相关领域,通过收购股权及增资,神州泰岳及子公司泰岳梧桐共占蓝欧科技40%股权。蓝鸥科技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教育领军品牌,致力于IOS 开发、Unity3D游戏开发、Android开发和HTML5前端开发等软件人才的培养。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9814.51万元,净利润为 2091.53万元。

●AR的商业化路径

“尽管AR与游戏相结合,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但是硬件载体移动端本身的缺陷制约了AR游戏的发展,比如对于手机的配置要求比较高,而且耗电量十分巨大,服务器的稳定性也成了很大的问题。成熟的AR游戏产品需要解决很多技术问题,比如计算机视觉、空间定位、运动追踪等。”游族网络COO陈礼标分析称。

除了游戏之外,事实上,AR在另外一些领域商业化的路径更自然。据了解,目前类似《口袋妖怪Go》的产品在其他场景也已得到应用,而且正在高速增长。在《口袋妖怪Go》引爆市场之前,功能类似的产品已经在幼儿教育、产品展示、教学培训等领域得到不错的应用。

例如央数文化的小熊尼奥、新锐天地的AR涂涂乐,用手机/Pad扫描卡片,可以获得立体影像,更加生动地帮助孩子学习新知识;现代汽车推出AR版产品使用手册,扫描汽车某部位,可以获得该部位的详细说明、注意事项。

华泰证券王禹媚分析,随着技术不断成熟和应用,AR将更好地触达、激活、连接线下场景,有望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正如前面所说,《口袋妖怪Go》、小熊尼奥、涂涂乐、AR版汽车手册等,都不是完整意义上的AR,只是借鉴了AR虚实叠加的理念;即便如此,已经能给用户提供全新的体验,激活丰富的线下场景。

相信随着AR技术的不断成熟和引入,AR将全面改造和升级现有的连接方式、显示方式、交互方式,最终成为我们所期待的下一代计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