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消息,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在文字和影像中,你只是另一个世界的旁观者,只有在游戏里,你可以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参与者。

马云恨死了游戏 为何还有阿里游戏 (1)

马云为什么恨死了游戏

我最早玩游戏,是在舅舅家的红白机上。表哥向我表演穿背带裤的小人儿如何在下水道里打小怪兽,还不时吃个蘑菇长大一倍。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它的大名叫《超级玛丽》。当时我们都叫它《吃蘑菇》。

当年人们还不知道互联网为何物。游戏秘籍都是口耳相传。表哥在空气中乱顶一下,突然出现一个梯子,爬上去就到了高高的云层,上面是长长一排金币。我看得目瞪口呆,只觉世界如此奇妙。以至于我自己接过手柄,在已经知道会出现梯子的地方顶一下时,可以明显感觉自己胆怯地想退场,又兴奋地战栗。哪怕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种又害怕又激动的战栗。只有亲身参与奇妙世界的一刻,才能体会。

然而我妈拒绝给我买游戏机,理由是最常见的——会影响学习。我妈已经算开明派家长。她允许我随便买课外书,连星座书、漫画书也可以,只要不太大量。要知道,我同学想看民族文化瑰宝《红楼梦》,都被家长无情禁止了。理由一,有这时间,不如去看课本、做习题;理由二,里面一堆情情爱爱,小孩子看什么看。我妈的开明甚至持续到我读高三时,同学们形容枯槁地日夜K书,我却可以一天看两集《名侦探柯南》,因为我妈相信这属于有益的调剂。

可惜,游戏一直没登上我妈的“有益调剂”榜单。这也不能怪我妈。许多年后,时代先锋马云还会向国家领导人汇报说,自己坚定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他的公司饿死也不做游戏。据说,他儿子曾经玩游戏上瘾,泡在网吧不回家,这让他恨上了游戏。

没办法,游戏在许多成年人眼中就是玩物丧志的意思,就像动画、漫画在他们眼中是儿童看的。哪怕2003年,电子竞技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也没有改变许多人的看法。再说了,我这样的休闲小玩家,也没那个厚脸皮去攀扯人家电子竞技的高大门槛来给自己贴金。我小时候玩《吃蘑菇》老过不了关,还得塞给表哥求助呢,看他玩得行云流水,我比自己玩还开心。

游戏对我来说,是体验不一样世界的奇妙大门。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而在文字和影像中,你只是另一个世界的旁观者,只有在游戏里,你可以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参与者。

“我们比其他人多了一个世界”

我妈一直以为,我再长大些就不会再爱玩游戏、看动画、读漫画了。开始我也这么以为。后来我发现,即使我已经可以拿着蛮难懂的哲学书、物理书看得津津有味,依然不影响我对ACG(英文Animation、Comic、Game的缩写,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的热爱。即使我结婚生子,在给娃洗衣服时,依然可以刷半集《银魂》,哄完娃睡觉后,可以玩一会儿游戏。

这不是因为我童心未泯,而是因为这一个个奇妙世界,本来就是一个个可以包进成年人的完整世界。它们并不幼稚,甚至可能复杂深奥。比如,你读再多西方奇幻小说,也不如进入《无冬online》,创一个D&D人物,亲自用双脚漫游费伦大陆更有体验感。再比如,你看再多末日电影,也不如进入《辐射》系列游戏,某一刻突然发现自己被辐射了,在轻微却刺耳的提示音里,手忙脚乱地注射可以抗辐射的药物辐特宁。

今年《魔兽》电影上映,在中国获得近15亿票房,贡献了全球票房的89%。游戏粉丝们用这种方式,展现着他们的力量与爱,大家喊出的口号是“我们比其他人多了一个世界”。其实,何止魔兽呢,在现实世界之外,平行而生的还有许多美妙的世界。

我有一个少年时就认识的好朋友,长大后做编剧。最近一次见她,她愤愤不平地说:“现在的投资人、制片人,张口闭口要找90后,要做90后喜欢的东西。”我们 80后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可没这么好的待遇,总是被批评要像个大人一样成熟地生活。不过她愤愤的点不是对年轻人的嫉妒,而是觉得,玩游戏、看动漫、上A站 B站等等,应该是一种个人选择,并不应该是代际属性。如果说75前很少有人这样,那也是因为他们年轻时这些东西还没出现。而一但它们在你的生命中作为重要的东西出现过,就不只是年轻时的特权了,它们会永远相伴。

“什么90后?按那些标准,我才是90后!”这位80后的姑娘继续抱怨:“认识的一些真的90后,根本不干这些啊!”然后她斜眼瞥我:“你!该不会变了吧?”毕竟,我已经有娃了。

“没有,没有。我还追着《进击的巨人》更新呢。”我连忙回答。

她傻乎乎地笑,像我们十几二十岁一起玩游戏时一样。

现在外国人也玩我们的游戏了

我相信马云当年宣称不做游戏是真诚的。不过相隔几年后的现在,还是出现了阿里游戏,不知道马云是不是跟那些投资人、制片人一样,认为这是时代的风向。

还有一个时代风向是影视业的兴盛。2000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是8.6亿元。那几年我去听电影专业的老师讲课,他们会感叹中国豆腐业的年产值都比中国电影业高。到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是440亿元,全球第二。普华永道今年发布预测,中国电影票房收入预计在2017年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此外,这两年,网剧异军突起,成了足以对峙传统电视剧的耀眼新生事物。它甚至改变了传统电视剧的评价方式,点击量比收视率更引人关注。

近日,完美世界宣布把这两个时代的风向合在一起。完美世界的游戏业务和影视业务正式融合,形成影游联动。

我很早就玩过完美世界的《诛仙》和《武林外传》,刚开始玩是因为喜欢原著小说和电视剧,后来是因为它们本身就做得有风格又有趣。从2007年起,完美世界就在中国网络游戏海外出口市场收入中排名第一,用户群体覆盖百余个国家及地区,连续多年占据中国游戏海外市场的四分之一。以前主要是我们老玩外国的游戏,现在外国人也玩我们的游戏,不由升起一种自豪感啊,有木有?

完美世界的影视制作能力也很强大。制作过电视剧《男人帮》、《咱们结婚吧》、《北京青年》、《老有所依》,电影和电视剧《失恋33天》,网络剧《灵魂摆渡》,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等等。它的电视剧曾经占据中国卫视台播出剧集60%的市场份额。我个人是《灵魂摆渡》的粉丝,当年看的时候不停感慨,我国终于有拿得出手的悬疑灵异剧了。完美世界影游联动后,好希望把这个改成游戏。

盘点现有的影游公司,大都有自己的薄弱部分。腾讯、网易这样的游戏界大鳄,在影视方面只是刚起步。华谊兄弟这样的影视巨头,在游戏领域也是初步涉足。而在阿里帝国中,阿里游戏、阿里影业都是起步不久的偏边缘业务。真正在影视、游戏两方面都强大的公司只有完美世界。

听到的最新消息,完美世界将同时为韩国惊悚漫画《整容液》开发网剧和手游。这部去年火遍微博和朋友圈的超脑洞重口味漫画,现在回想还印象深刻。网剧和游戏版会是什么样子呢?想一想就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