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小晨(化名)手机里装了最新流行的《Pokémon Go》,两天以后,这款游戏就让他和朋友废寝忘食。

小晨在北京的朋友们也迷这款游戏。虽然中国区还未开放,但是他们纷纷试图用虚拟VPN、国外账号等网上热传的“破解”方法下载这款游戏。更多人在网络上表达了希望这款游戏尽快放开中国区的愿望。

对于中国的《Pokémon Go》爱好者来说,多等待一段时间也许是无奈又包含期待的必经之路。之前,《皇室冲突》《COC部落冲突》已是如此。然而,最近,一项新规让不少中国玩家的等待变成了忧虑,以至于感慨永远只能“玩别人玩剩下的”。

这个名为《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已于7月1日开始实行,并迅疾被贴上“史上最严游戏新规”的标签。它到底会给移动游戏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手游审批门槛提高时间增长 是束缚还是保护 (1)

审批时间变长 不再“零门槛”

《通知》显示,从7月1日起,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对已经批准出版的移动游戏的升级作品及新资料片视为新作品,需重新审批。

《通知》要求,游戏出版服务单位按照《出版管理条例》《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等要求, 参照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制定的《移动游戏内容规范》,审核申请出版的移动游戏内容。

根据《通知》制定的时间表,游戏出版服务单位必须在上网出版公测运营至少20个工作日前,将材料报送属地省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后者应在5个工作日内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具意见或将材料退回申请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收到省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报送材料10个工作日内,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并通知省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3个工作日内,游戏出版单位将接到批复意见。按照规定,整个过程最多不超过38个工作日。即一般来说,整个审批时长大约两个月。

格斗手游《影之刃》等游戏的研发团队灵游坊副总裁陈阳明表示,对于一些游戏公司来说,时间成本确实很重要。比如时下正是暑期档,一些针对学生群体的游戏会希望能赶在这个时间上档。由于有了审批程序,所以能否按时上档、甚至能否上档产生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不过,陈阳明同时指出,作为一个在业界十几年的从业者,从页游、端游时代,他们就经历了同样的审批程序,这个程序对熟悉这个行业的公司来说并不陌生,只不过一些新入行的公司或游戏爱好者乍一看这个规定觉得有些繁琐罢了。

业界的另一个担忧是,新规是否会把一大批有创意的小公司和独立游戏开发者拒之门外。

在《通知》规定游戏出版服务单位提交的《出版国产移动游戏作品申请表》中,在“游戏主要运营机构基本情况”一栏中,游戏出版服务单位必须填写法定代表人、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所注公司类型以及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而根据申请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的管理办法,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经营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应为100万元人民币;在全国或者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经营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00万元人民币。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规定对所谓“影响创新”的影响有限。

陈阳明说,类似越南游戏Flappy Bird那样一个人制造出一个现象级的游戏的情况极少见,国内目前的独立游戏制作人数量也非常有限。大部分创新还是依赖中小型创业公司拼创意,而类似网易、腾讯等更着重于打造平台优势,做的是重度商业化的事。

鲤鱼家族CEO张磊认同这一观点,他说,国外很多优秀的游戏基本上都是跨年大作,而国内玩家熟知的游戏多数都是海外开发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游戏公司管理人员认为,现在的市场环境要求手游创业者不能仅仅做好游戏就够了。早在几年前,大型发行商就开始提高行业门槛,从渠道、发行、运营、资本等方面设置壁垒。这些都是手游创业者必须考虑的。

新规监管 是束缚还是保护

有两对矛盾,似乎是移动游戏诞生之初便孕育在基因里,这些年来,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随着游戏水平的不断发展而越发明显。

一是既要保护游戏开发者的创意,又要打击山寨、侵权行为。

一是审批资质门槛设定既要足够低,以便于更多游戏设计师能进入行业,又要有一定高度,以达到一定的去粗取精的目的。

在发布会回应媒体时,总局表示,近年来,伴随互联网技术和移动智能终端的广泛应用,我国移动游戏市场取得快速发展。在市场空前繁荣的同时,部分游戏作品粗制滥造、质量低劣,侵害消费者权益,还有些游戏作品侵权盗版,侵害创新企业利益。这些问题作品也影响了市场秩序,损害了行业整体利益,严重者更败坏了我国保护知识产权、鼓励创新的国家形象。

游戏研发人员阿坤(化名)来自业内一家“巨头”公司,他说,公司对于新规抱着欢迎的态度。

阿坤说,以前手游的上架不规范,现在把原来对于其他游戏的规范加到了手机移动游戏上,一些人不满意,这部分人应该主要来自习惯快速抄袭、模仿的公司。

“以前他们看到一个好的,就赶紧抄抄,因为不需要审核就扔上市场了。现在他们看到之后就算做得再快也有几个月的审核期,他们会觉得几个月后,人家都把钱捞走了,抄袭了也没什么用。”

他还打了个比喻:好比你看我卖水果赚钱,你也要卖水果。以前你只要有水果就行了,现在你要办营业执照。你就不欢迎了,说为什么要办营业执照?

然而,有关部门的审批能力是否能达到市场要求,是业界担心的焦点。

陈阳明告诉记者,总局的审批十分细致,要把游戏所有的人物、所有的结局“打通关”,同时检验有无违规现象。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CNG中新游戏研究)、国际数据公司(IDC)共同发布的《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出版游戏750款,其中移动游戏占49.7%,即约为372款。而北上广地区累积数量占总数的76.4%。

进入2016年,应该是IP手游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由DataEye发布的《2016Q1中国移动游戏行业数据报告》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上线的新游约3100款,数量环比下降13.9%, IP手游占比18.5%,正版IP手游环比增长2%。

对此,张磊认为,审批和市场永远是脱节的,研发团队和发行团队应把这类因素做前置审批策略,正如以前的端游和页游一样。

有业内人士表示,手游行业已经进入行业红海,经过前期的“野蛮生长”,行业增速会放缓。

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年度综合报告2016》认为,目前移动游戏呈现寡头化趋势。在研发企业中,腾讯游戏与网易游戏的市场份额相加超过50%。

张磊表示,任何行业一旦从蓝海过渡到红海,必然出现的情况就是类似垄断的现象。

创业者必须学会适应新环境

新规给不少创业者带来的第一感受就是——严格。游戏中是否不允许用除了汉语之外的语言,最近成为热议的话题。

根据《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互联网游戏作品和电子游戏出版物申报材料的通知》,汉语出版物中,禁止出现随意夹带使用英文单词或字母缩写等外国语言文字。

在新浪微博一条被多次转发的微博中,一位网友曝光了疑似游戏审批意见显示,有关部门将其游戏驳回的理由是文字使用不规范,具体为“该游戏战斗界面及帮助界面中使用了SP、HP、RingOut等非装饰性英文。建议游戏公司依据国家文字出版的相关规定修改为简体中文字体”。

记者向多家游戏公司确认了英文影响游戏审批这一说法。其中一家公司证实,他们提交的游戏中因为存在“BANG”这个音效词,被要求修改。

同时,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审批游戏现在设置了门槛,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催生中介环节,即大型游戏公司代理个人开发的游戏。

在7月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中,总局表示明确反对针对“代办版号”的中介行为。他们介绍,目前在游戏企业内俗称的“版号”,其实质是指游戏作品在通过出版审批后获得的出版物号,也是一部游戏作品合法出版后的“身份证号”。移动游戏作品必须是由具有游戏出版范围的网络出版服务单位向总局申报审批,获得批准后方可出版。总局既不允许其他不具备资质的单位申报游戏作品出版审批,也从未授权或指定任何组织或个人开展所谓“代办版号”的中介服务。

多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证实,从页游、端游时期,代理申请的中介就已经存在。

张磊认为,现在市场上的审批代理可以理解为提供代理服务,一般来说收费不是很高,对于手游的成本来说更是九牛一毛。他判断,这种游戏代理会生存下去,但价格会趋向合理,就像以前企业申请软件著作权一样被接受。

张磊表示,手游是一种很特殊的产品,玩法、创新、操作、内容、IP(intellectual property)等很多要素都在决定一个产品的好坏,但时间和成本从来不是决定因素。所以,社会上集中批判审批提高了时间成本等是错误的。

他指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市场大背景国家,想要生存,首先要理解游戏规则,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做好自己很重要。创新在于创业者思想的活动,从不在于外力。